返回

三生,忘川无殇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15 第十五章,不换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m.xfjxs.com
    15 第十五章,不换 (第1/3页)

陌溪娶妻了?

    我呆呆的看了眼陌溪又呆呆的看着那女子。

    “陌溪!”

    见陌溪进帐,那女子欣喜的站了起来,待看见我时,一怔,迟疑道:“她是……”

    我搂着陌溪的脖子不放手:“我叫三生。”

    “三生……”她细细呢喃着我的名字,忽然脸色变得晦暗,“三生,你就是三生。”她似乎不信,又询问似的望向陌溪。

    我见她望得这般专注凄然也忍不住与她一同将陌溪望着。

    陌溪却没理会我们俩,大步跨到床边,放下我,替我脱了鞋袜,又起身急急写了“传军医”三字递给那女子看。

    女子怔愣了一番,最后哀哀一笑,脚步微微踉跄着出了帐去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娘子?”

    他本在替我擦拭伤口,忽听我这话,抬头忘我,眼睛里面渐渐生出星星点点的笑意,然后浅浅摇头。

    我点头,强硬道:“不准有。”

    他依旧温和的笑着,拉过我的手在我掌心轻轻写下“除了三生,我从来就没有过。”

    看他写得那么认真,我不禁有点赫然。挠了挠头,最后轻咳一声装出一副成熟的模样,摸着他的头发道:“你这模样长得这么招人,我离开你那么久,也不知俘虏了多少少女的芳心。偏生又是个这么淡漠迟钝的性子……那些女子又得怎么伤心。你这样到底是好还是不好?”

    陌溪听罢这话,定定盯着我,眉眼间隐隐生出几许怒意来。

    他生气的大多数时候我是不知道理由的,这次我同样也不知道理由。不想费心思去猜,接着道:“可是三生始终是个自私的三生,你对其他姑娘不着紧,这样的淡漠……我瞧着却是喜欢得紧。”

    我叹道:“陌溪,你可是给我下了什么药?让三生这么喜欢你。舍不得让别人碰一点。”

    他直勾勾的盯着我,眼眸亮得耀人。

    此时军医进了来,陌溪挪开了目光,将位置让给军医。

    我的伤本就是自己的法术弄的,军医自然看不出什么,只道是皮外伤。包扎了几下便走了。

    再没外人,我欣喜捉住了陌溪的衣袖正摆出了阵势待要好好与他一诉离别之苦。哪知我还没将他的衣袖捂热乎,帐外便传来军士的急报。

    陌溪脸色一沉,立即起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我怔怔的看着他的衣袖从我手中抽走,帐外军士的急报传入我的耳朵。我一声叹息。相别二十年,终是别得久了些。

    三生对陌溪来说或许依旧重要的,只是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。

    战争不会因为将军在路上捡了个女人而停止。

    我与陌溪重逢之后见到他的时间实在是少之又少。最后一战即将来临,军队之中有一种奇怪的氛围在流动,似躁动,似不安,更似兴奋。陌溪忙得每日连小憩一会儿的时间都没有。

    战争的结果如何我不大在意,我唯一在意的只有陌溪。

    近来我每日跟着部队急行军,一直都思考陌溪这个“求不得”的劫数到底是什么。他现在是个大将军,要权有权,要钱有钱,还有什么是求不得的……

    憋了好久,我想直接找陌溪问个明白。

    是夜,我左右问了好几个守夜的士兵最后才知道陌溪出了军营,和阿柔姑娘。

    这个阿柔,正是那日我看见的女子。

    据说她是白齐的养女,自幼与陌溪走得极近,几乎是公认的将军夫人。当初听了这话我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。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但是今日,深更半夜……

    我心中不由酸了酸。加紧了步子绕着军营找了好久,最后终于在一处树林当中发现了两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阿柔正在低声啜泣:“陌溪,为何要这样,为何……”我脚步一顿,身形一转,躲到了一棵树后。阿柔凄然道,“他终归是养你长大的师父,你为何非要将他逼入绝境,皇位,你就如此想要么?”

    听闻这话,我不由浑身一僵。微微探出头去,只见陌溪淡漠的抽出被阿柔握在手中的衣袖,在她手心不知道写了些什么。阿柔惊讶的瞪大了眼:“陌溪,你疯了?”

    陌溪只是静静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阿柔诧然:“你们虽不是至亲,但是,她如你姐,如你娘亲,你竟真的想……你真的想……”阿柔恍然大悟,“所以,你想要皇位,陌溪,你想登上最高的位置便没人可以阻拦你了,你可以娶她。”

    陌溪冷了眉目。又在她手心中写了一些字,最后独自走了。

    阿柔在原地立了一会儿,后来似乎是想回去,但是走了两步却像是浑身脱力一般,扶着一棵树,慢慢滑到在地。

    我在心底微微一琢磨,最后还是走上前去。伸手,等着她拉住我站起来。

    她抬头看我,似乎惊吓得不轻:“三、三生……姑姑。”

    我没去搭理她对我的称呼,道:“方才我都听见了。”

    阿柔眼睛里马上聚集起了眼泪,当真是柔柔弱弱我见勘怜。她哭道:“姑姑,现在也只有你能劝得住陌溪了,你劝劝他吧,劝劝他吧!”

    “为何要劝?”

    我心知,陌溪若是想要皇位,心中的理由定不是如阿柔说的那般只是为我。他是战神,心怀苍生天下,不管如何轮回,他的骨子里始终有这样的职责与骄傲。

    他想要皇位定有他的理由。

    但不管是什么样的理由,我都没有权力去劝他放弃追逐目标。

    阿柔听了我的问句,反而呆住了:“因为、因为……义父,他定会对义父赶尽杀绝,他……”

    我叹气:“陌溪心善,断然不会对你义父赶尽杀绝,但是若是你义父白齐,那便说不定了。”我不想再对她解释太多,将她拉了起来,转身离开,道,“这些年留陌溪在你们身边是我的过错,你们这般不懂他,他生活定是不开心的。”

    回到军营,远远的便听见一阵琴声自陌溪帐中传出。

    我心中惊喜,连忙加快了脚步,撩开帘子,刚跨入帐中便嗅到了寒梅幽香。

    琴声一顿,陌溪抬眼看我。虽然眉眼皆是笑的形状,但是笑意却没有达到眼底。

    我看得心里酸涩一痛,但却没有表现出来。我笑着装傻,走到陌溪身后,从背后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,搂住他的脖子,紧紧的不放手。

    他身子微僵。我贴着他的耳朵没有说话。只能听到彼此温热的呼吸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陌溪似终于回过神来了,轻轻拍了拍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最新网址:m.xfjxs.com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