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沉瘾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五章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m.xfjxs.com
    第五章 (第1/3页)

    下了一整夜的雨,直至晨光微露时才渐渐收起,曦光从云层里缓缓流出,照亮这个村子,照醒梁薇。

    粗糙的水泥地铺的并不平整,坑坑洼洼的地面囤积了不少雨水。

    梁薇捂着脖颈下车,浑身一抖。

    有点冷。

    但晨光照在身上又有点暖。

    她踩过浅浅的水坑进屋,在屋里干爽的水泥地上留下一排脚印。

    陆沉鄞坐在灶炉前在生火做饭,竹编的锅盖上方冒着白气,一进屋梁薇就闻到浓浓的米饭香。

    “你每天都起这么早做饭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陆沉鄞看她的时候一眼就望见了地上的脚印。

    她走过的路上印着的,其实是他拖鞋的痕迹。

    梁薇哦了声,环视一圈后问道:“你们牙膏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你要刷牙吗?我们都是在院子里那个水池上刷牙洗脸的,牙膏牙刷都在水池下面个隔层上。”

    梁薇打开放碗具的橱柜从里面拿出一个碗,说:“借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陆沉鄞的脚步不自觉的跟着她走。

    她走到外面水池,在两个牙刷杯前停顿几秒,最后拿出了蓝色被子里的牙膏。

    他站在门口说:“那是我用的。”

    梁薇洗手,将药膏挤在自己的食指上,“我知道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她用瓷碗接水,简单的漱了口。

    陆沉鄞:“我去给你倒热水洗脸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用冷水抹把脸就好。”

    她还真是个不讲究的人。

    葛云和李大强从里屋出来的时候梁薇正坐在桌前化妆,她在涂口红。

    陆沉鄞在炒菜。

    梁薇收拾好化妆品抬眸对上葛云的视线,她朝梁薇笑笑快步走向水池开始刷牙洗脸。

    昨晚灯光那么暗,梁薇都没好好看清葛云的脸,这才看清。她...看上去真的很年轻,而李大强一看就有点年纪了,陆沉鄞25的话,那么李大强估计也有50了吧。

    葛云似乎不超过三十岁。

    梁薇抿抿嘴。

    现在老夫少妻的多得是。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陆沉鄞将一盘炒青菜端上桌,看样子梁薇要走,他几乎是下意识的问出口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吃了饭再走?”

    梁薇笑笑:“我不饿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昨天晚上好像也没吃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梁薇:“我现在不饿,也吃不下。我走了,晚上来拿药水。”

    她走了几步又折回屋里,“嘿,把你手机号告诉我吧,不然晚上你们家里没人我怎么拿东西。”

    陆沉鄞背对着她,边盛饭边报了串数字。

    他在灶台前磨蹭了很久,再回头时梁薇已经不在了。他快步走到外面,路边那辆红色的跑车渐渐消失在小路上。

    他想起昨天,他再回神时,她也同现在这样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多了一碗饭。”李大强动筷的时候才看见饭桌上多了一副碗筷。

    陆沉鄞扒了几口饭,说:“本来想叫她吃完饭再走的。”

    葛云瞄了一眼陆沉鄞,低低的说:“粗茶淡饭的,人家怎么会想吃。”

    一盘炒青菜,昨晚剩余的花生米,白米饭,奥,还有一包榨菜。

    陆沉鄞埋头吃饭,在葛云他们还没吃几口的时候他已经吃完了。

    “舅舅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对了,今天地里他们干的完,你中午好好休息别来帮忙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。”

    陆沉鄞在门口换鞋的时候瞥见那双黑灰色的塑料拖鞋,她将它们整整齐齐的摆放在那里。

    梁薇比预定的时间早到,她坐在车里等,倒也不觉得不耐烦,也没有打电话催设计师。

    闯关游戏玩一半的时候被林致深的电话打断。

    他说:“我在回南城的路上,中午等我。”

    梁薇沉默着,不知怎么回应。

    林致深说:“我知道你今天叫了搬家公司,中午我们谈谈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那就谈谈。”

    他们确实需要谈谈,虽然可能不交心。

    他没有问她腿伤的事情,简短的对话后便挂断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最新网址:m.xfjxs.com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