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沉瘾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二十九章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m.xfjxs.com
    第二十九章 (第1/3页)

    随后的一个月里陆兵性格变了不少,人也憔悴好一圈,却不忘盯着陆沉鄞好好。

    暑假过后,陆沉鄞继续上学,陆兵在田里忙活。日子看似又重新步上轨道。

    男人和女人最大的区别就是处事态度和方法,陆兵这人本来就比较闷,也比较粗心,不像李芳,事事都能打理好也能盯好孩子的学习。

    爷俩几乎没什么交流,也找不到什么话题。

    偶尔吃晚饭的时候陆兵会问问他,最近上课听得懂吗,陆沉鄞点头陆兵也就信了。

    其实那段时间陆沉鄞的成绩非常不理想,上课无法集中精神,也没心思做作业,老师找他谈过不止一次,他也如实相告,希望老师不要告知家长,他只是需要点时间。

    母亲希望他好好,那么他肯定会好好。

    陆兵靠卖西瓜赚了些钱,但和村里其他人家比起来他们真的是穷的叮当响,一个人靠种地背负起一个孩子有些吃力。

    冬末时陆兵开始变得有些嗜酒,常常喝得满面通红,酒气熏天,但还好他就算喝醉也不会发酒疯,就是爱唠叨,喜欢拉着陆沉鄞罗里吧嗦,平日里放在心里的话借着酒劲都说出来。

    他说:“儿子啊,我能帮你也只有给你交交学费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要努力,你妈妈一辈子就盼你能有出息,以后要是像我们,这辈子你都活得窝囊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人活着到底为了什么啊”

    人活着到底为了什么。

    这句话直到现在陆沉鄞也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李芳去世一年后的秋天,陆兵带了个女人回来,三十五岁左右,有点微胖。

    那女人还牵着一个小女孩,四五岁的样子。

    陆兵让那女人进屋,回头拉陆沉鄞进他的房里说话。

    陆兵说:“你妈走了,我一个人日子过得辛苦,总要有个伴,你许阿姨以前的伴出意外走了,她人挺好,爸爸打算和她过日子,外面那个小姑娘是你许阿姨的女儿,才四岁半,以后就是你妹妹了。”

    陆沉鄞垂在两侧的手渐渐握成拳,憋着气看他。

    陆兵抬手拍了拍他的肩,“爸爸知道你不开心,但爸爸一个人真的太累了,那么多活那么多ca心的事情,太累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不了,我去帮你干活。”

    “你瞎说什么!我挣钱就是让你的!”

    “可我不要她做妈妈!”

    “她不是你妈,我也没让你认,叫声阿姨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陆沉鄞推开陆兵跑出去。

    他躲在山丘后的竹林里大哭一场。

    第二年,那个女人生了个孩子,是个男孩,取名:陆光海。

    陆沉鄞虽然对那女人没什么好感,但也不算排斥,这一年多相处下来,她没做过为难他的事情,算不上多亲昵,但也客客气气的。

    2007年,他初三最后一年,陆兵外出接零活被钢筋戳中右眼,急送医院,一养就是大半年。

    那女人要照顾两个孩子还要照顾陆兵,实在忍无可忍,从医院回来拿东西,看见陆沉鄞在烧饭准备带去医院给陆兵。

    她夺过他手里的铲子哐当一声砸在水泥地上,“你也十五岁的人了,现在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,就知道吃喝拉撒吗!考什么学校!还不如早点去干活赚钱,你知道你爸这病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最新网址:m.xfjxs.com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