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沉瘾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三十章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m.xfjxs.com
    第三十章 (第1/3页)

    陆沉鄞说的不紧不慢,叙述故事的语气很平稳,唯有说到陆光海去世那里他的神情有些凝重,走廊光线暗淡,越暗越沉重,宛如他的眉眼。

    梁薇目视斜上方的墙角线,又直又细,就像能割断喉咙的细丝又像扑面而来的一道剑光,犀利残忍。

    故事落幕,两个人都沉默许久。

    梁薇舔了舔上颚,说:“那句话是假的吧。”

    静谧的角落,她的声音显得更有穿透力。

    她说:“死了活该那句话。”

    陆沉鄞抬手抹了把脸,深深呼吸。

    梁薇:“陆沉鄞,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就算我说那件事不是你的错,你也还是会觉得是你的错,那种负罪感是怎样都抹不去的。但人得往前看,得往前看”最后的喃喃自语不知是说给谁听的。

    她抿了抿唇又说:“得往前看。”

    陆沉鄞沉沉的嗯了声。

    梁薇紧了紧风衣,“恨过你爸爸吗?现在还恨吗?”

    “那天,恨过他。我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怨不得他,我都知道的。但我离开要十年了,他也没有给过我一个电话,后来我回去过一趟,去我母亲坟上上坟,虽然没见他,但是舅舅和我说他把我的电话给了他,我后来就一直在等。现在我就想知道他过得好不好,眼睛有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。”

    他恨过怨过,可这些都随着时间被淡化,留下的是骨肉亲情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不回去看看他,既然不恨了不怨了。”

    陆沉鄞:“不想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想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他想了很久,想不出理由。

    梁薇说:“你不想面对你弟弟死去的事情是不是,你把你的愧疚用在你舅舅的孩子身上,你在赎罪。”

    她一击命中。

    陆沉鄞别过头,依旧在逃避。

    梁薇起身站在他面前,她漆黑的影子罩住他,她说:“如果赎罪能让你心里好受一点,那么就这样吧”

    那些安慰人的台词都太冠冕堂皇,只有自己才会明白自己究竟有多过不去这个坎。

    陆沉鄞抬头望她,梁薇凝视着他,浅色的眼眸看起来却是幽深无比。

    她从来都不会说一些好听的话,总是一针见血字字珠玑,她用她的方式在支撑他。

    梁薇说:“这些事情有和别人说过吗?”

    他摇头。

    “现在和我说了会觉得好些吗?”

    陆沉鄞淡淡的笑着,“嗯。”

    梁薇也笑了笑,“你其实不需要人安慰,你过的很好,你把自己调节的很好。”

    他如今不恨不怨,努力生活,珍惜现在的这个家,去疼爱自己的侄女,维护家人,梁薇喜欢这样的他。

    如果能稍微看开一点点,生活就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她想起林致深,被过往的枷锁牢牢困住的林致深。

    梁薇收回思绪,对陆沉鄞说:“我喜欢这样性格的你。”令人感到舒适温暖。

    梁薇就站在他眼前,她真真实实被他拥有着,再回想起刚刚讲述的一切,好似大梦一场,而她是他梦醒后的一生。

    打破寂静的是陆沉鄞的手机铃声。

    李大强在那头着急问道:“你们人呢,我附近找了一圈都没找到人!”

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最新网址:m.xfjxs.com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