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沉瘾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三十四章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m.xfjxs.com
    第三十四章 (第1/3页)

    梁薇把碗放下,碗底和玻璃桌面磕碰到一起,声音有些响,她起身去拿避孕药,伴着凉白开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他从后面抱住她,下巴垫在她肩上,陆沉鄞沉沉的说:“别生气。”

    梁薇别过头,“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他抱得更紧,微微叹息,默了一会说:“要吃糖吗?”

    梁薇:“”

    陆沉鄞拿过一粒剥开递到她嘴边,“船到桥头自然直,我也说过不会离开你。”

    梁薇含住糖,“你不可能跟着你舅舅一辈子的,你总要成家立业。”

    “梁薇我没有能力给你一个家。”他渐渐松开她的腰,站在她身后,高大的影子笼罩住她。

    一个男人承认自己没本事好比让他丢掉所有的脸面。

    梁薇皱眉,“我不要你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是男人,不能什么都依靠女人。”

    梁薇始终没有转过身,“我也没什么好让你靠的,就这个房子还是我贷款买的,你要是愿意就和我一起工作还贷款啊。和我共同分担,会不会觉得心里舒坦点?”

    “你想一辈子都待在乡下吗?”

    梁薇:“我就是想过安安静静的生活,攒些钱想去玩就去哪玩,回来了,这里还有个可以让人安心的家。”

    可以云游四海,可以浪迹天涯,但不想漂泊无依。

    “梁薇,我只能说我会努力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不要你什么,像现在这样就挺好,你要做个送快递的,那我买东西也方便,你要去捕鱼,那我每天吃海鲜也挺舒坦,你要去种地,那我们就像你舅舅一样包地自己做老板,凡事都有两面性,不能只用钱来定义好坏。”

    陆沉鄞笑了笑,“你总是迁就别人。”

    梁薇手一挥,扯开话题:“你不是说我善良吗?”她不想再和他纠缠这个问题,没钱就是没钱,怎么谈都不会谈出钱,还不如珍惜眼下。而陆沉鄞的大男子主义和责任感她也能理解,男人嘛,都这样。

    可是钱再多,没有真心,有什么用。

    那样的日子她已经过腻了。

    梁薇刚走开一步就被陆沉鄞拉了回来,他一把握住她的腰将她抵在洗手台上,干净剔透的琉璃台面倒映着她的身影,还有他栖身而下的吻。

    他的腿挤在她双腿之间,吻的越狠抵的越深。

    陆沉鄞托着梁薇的臀将她抬坐到台上,即使这样她也仍需仰头才够到他的亲吻。

    “梁薇,再也没有人比你更好了。”他吻她的耳垂,轻轻呢喃。

    梁薇瞥见他畸形的右耳,粉白色的结痂伤口有些凹凸,她无法想象他的父亲到底用了多大的力气才会打成这样,她轻轻抚摸他的耳朵,顺着外耳轮廓到耳垂。

    她说:“是啊,我这么好,你可千万别放手。”

    他的喘息重了几分,一把扣住梁薇的手,“别碰我耳朵。”

    梁薇似乎明白了什么,“你敏感的地方倒是不少。”腰不能碰,耳朵也不能。

    陆沉鄞手伸进去,一把握住,梁薇嘶了一声,“冷!”

    他揉捏了几下,“你敏感的地方也不少。”

    梁薇扬着嘴角,“陆沉鄞,你现在还会唔”

    他吻她,截断她的话。

    柔软的珊瑚绒被高高堆起,梁薇在家一向没有穿内衣的习惯,光滑雪白的肌肤暴露在黄昏又明亮的灯光底下,他凝视了梁薇几眼,托住她的腰背,弯腰吻了下去。

    梁薇双手撑在身后,看着在她胸前造次的男人无力反抗。

    睡裤很宽松,轻而易举就被他拉下,梁薇打了个颤,台面实在太冷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深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还累吗?”他问。

    梁薇抠住他的皮带,快速解开,“都把我脱光了还问什么问。”

    陆沉鄞脱掉鞋子和裤子,光脚站在地上,他不觉得冷,反而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早上的滋味让他难忘。

    套是梁薇给他戴上的,也是她扶着让他进去的。

    结合处下的琉璃台上水迹斑斑。

    外面有一辆电瓶车经过,车灯照进来一闪而过却让陆沉鄞忽然意识到这里很容易被偷窥。

    他抱起梁薇,往楼上走。

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最新网址:m.xfjxs.com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